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花山太极拳

至虚极 守静笃

 
 
 

日志

 
 
关于我

太极拳爱好者,习练传统杨式太极拳二十余年,师从北京崔毅士的入室弟子曹彦章先生和方宁先生,受黄永德师伯指教多年。

网易考拉推荐

牛胜先《怀念恩师李天骥》(引用)  

2008-10-24 16:56:01|  分类: 太极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恩师李天骥离开我们已经七年了,恩师的音容笑貌依然在我的脑海中。为了表达我对恩师的怀念,我写这篇文章向大家介绍恩师的情况,让更多的人了解他。

      恩师是一位身怀绝技的,名副其实的大武术家,是一代太极、形意、八卦、武当剑法大师。恩师一生只是研究中国武术,未参加过任何党派和道门,是一个无党派人士。上班只知工作,被同事称为不会活着的人。恩师为人谦逊,从不说别人的坏话。尽管在他一生中很多名手均败于他的手下,但他以武林团结的大局为重,从不宣扬。恩师的这种武德将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

      恩师李天骥,号龙飞,生于1914年12月20日,终于1996年1月8日,享年82岁。他生前和周恩来总理关系甚笃,而终年又恰巧和周总理是二十年后的同一天。是巧合还是天缘不得而知。

      恩师原籍是河北省安新县白洋淀圈头村人。别小看这小小的圈头村,却孕育了中国近代赫赫有名的四位大武术家,即郝恩光、李玉琳、郝家俊、李天骥。郝恩光人称小白袍,是一代武术宗师,和孙禄堂、尚云祥、韩慕侠齐名。李玉琳号润如,人称铁臂苍猿,太极推手无敌手,时称南有陈微明,北有李玉琳。郝家俊人称当代杨澄甫。恩师李天骥是当代著名的大武术家,被称为中国太极之最、日本太极之父,是一代太极、形意、八卦、武当剑术大师。这四位武术家在中国武林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恩师李天骥自幼从父亲李玉琳习武。先习少林拳、弹腿,后习太极、形意、八卦、武当剑术等拳械,并得到李存义、张兆东、孙禄堂、程有功等武术前辈的指点。武当剑法学于李景林,摔跤学于中国一代跤王杨法武,可以说恩师是一位能练、能打、能推、能摔、能器械格斗的全面的大武术家,被中国武术界公认为“功底深厚,发力适时”。

      恩师的父亲李玉琳武术学于李存义、张兆东、宋唯一、郝恩光、孙禄堂,曾任山东国术馆教务主任,为东北太极拳的开拓者,所教著名弟子有杨善廷、宋子佳、黄恕民、贾化清和次子李天骥。有当代杨澄甫之称的郝家俊先生功夫实学于师兄李玉琳,这是为许多外人所不知的事实。

      李玉琳先生武当剑学于辽东大侠宋唯一,同学有李景林、丁其锐、张宪、林志远、蒋馨山、郭歧凤等。因李景林是上司,故不以师兄弟论辈。

      1931年恩师毕业于山东国术馆。1932年至1938年任山东国术馆教师、陵县国术馆馆长,曾获省历届比赛甲等奖和县馆长测验竞赛第一名。恩师在三十年代和著名武术家郭歧凤合作表演武当对剑为当时一绝,被誉为“珠连璧合,起凤龙飞”(郭歧凤号起凤,系黄埔军官学校武术教官,李济深的武术老师,湖南省杨剑雄推荐给刘少奇主席的两位武术大师,即郭起凤、彭玉麟两位先生。后郭起凤先生定居香港,在香港创办剑术学社,患舌底癌英年早逝)。

       1938年至1949年恩师协助父亲创办哈尔滨市太极拳研究社,并先后在天津、沈阳等地任武术老师。建国后,历任哈尔滨市国术联合会主任、哈尔滨工业大学武术讲师(原中国著名举重运动员、中国举重队教练黄强辉也是恩师的学生)。

      1953年恩师任哈尔滨市武术总教练和全国民族形式体育表演及竞赛大会裁判,在大会上恩师表演武当剑,艺惊武林。当时不少武术家都不愿意排在李文贞后面练,只因李文贞功底深厚,腰腿极好,她的定架子太极十三剑堪称当时一绝,无人敢比,每个动作都能获满场喝彩,连从来不说一句谁的功夫好的李玉琳先生也说,李文贞有老一辈身上的功夫味道。而这次大会的安排恰恰是在李文贞表演后恩师表演武当剑。恩师表演的武当剑疾中走、走中疾,变化莫测,出神入化,和李文贞的定架子剑形成鲜明对照,一静,一动,相映生辉,获得满场掌声不息。当时《天津日报》评论员报道,“此次大会若论剑术唯李龙飞最优”。恩师下场后,姜容樵先生走过来祝贺说,“天骥啊,亏着我的青萍剑在你前面表演。如果在你后面,我还怎么练啊?”后来不少见过当时恩师表演武当剑的人说就好象是昨天才发生的事。也正是恩师这趟武当剑对我的习武之路留下极深的影响。我当时正跟杨凤翔老师习武,他从天津回来后说,“李天骥的武当剑天下无比,郝家俊的太极推手天下无敌。”1958年杨老师迁居天津。1959年我经同事叶书勳的介绍,到劳动人民文化宫跟恩师学拳。叶书勳太极拳先学于杨澄甫之弟子金锡五,形意拳先学于陈子江,是金老师让叶书勳去找李天骥学拳。

      1954年恩师任全国竞技指导科武术班(即中国武术队)第一任总教练。国家体委称教练为指导。1955年调国家体委武术研究室,1957年编《简化太极拳》、《六路弹腿》、《简化太极剑》、《88式太极拳》、《太极推手》、《66式综合太极拳》,并改编《老趟太极剑》等套路。

      1959年至1961年恩师参加《甲组武术套路》、《武术规则》及《全国体育院校武术教材》的编写。1980年后除参加撰写《中国大百科全书》体育卷目外,还主编了《形意拳术》、《武当剑术》、《武当绝技》、《中华瑰宝武术》(英文版)等书约150万字。1957年以来先后在国家体委武术处、中国武术院任职。1964年当选中国武术协会副秘书长。1979年获国家级武术裁判称号。1980年当选为中国体育科学学会理事。1985年被授予新中国体育开拓者荣誉奖。1988年在中国国际武术节上获武术贡献奖。先后多次赴日本、新加坡讲学,被日本朋友誉为中国太极之最、日本太极之父。所教日本朋友有:松村谦三、古井喜实、大平正芳、羽田孜、爱知等等。

      恩师和日本朋友的交往是周恩来总理安排的。周总理曾在天津读书时跟着著名武术家韩慕侠学形意拳、八卦掌。周总理对我的恩师在怀仁堂的表演给予很高的评价,二人来往甚密,友情深厚。恩师曾给我讲邓颖超跟他学打太极拳的事。邓颖超见教他练拳时恩师总是站着,便亲自给他搬椅子,说老师坐下看我们练。卓琳也在国家体委跟恩师学拳。周总理去世时,卓琳写给邓颖超悼念周总理的信就是请恩师转交给邓颖超的。此外,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也跟恩师学过太极拳,如粟裕大将、肖劲光大将以及几位老帅。尤其是粟裕大将,每星期六准把我的恩师接到他的家里,跟恩师谈武术,学武术。但恩师一生谦虚谨慎,从不把这些事情向外炫耀。

      当代五位九段中,少说有三位曾以朋友和学生的身份向恩师学过拳。

      著名武术家长穗剑王成传锐经常来恩师家拜访。成传锐当时是北京体育学院(现北京体育大学)武术教研室主任。有一次他问李老师,“您知道李龙飞这个人吗?”李老师回答,“你找李龙飞有什么事吗?”成传锐说,“我的老师修剑痴让我找李龙飞学学剑术,说李龙飞的武当剑可谓当今绝技。”恩师回答说,“找李龙飞吗?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成传锐听后大惊道,“您就是李龙飞啊!”恩师说,“我名叫天骥,号是龙飞。”成传锐说,“老师啊,我找了您多年了,真想不到您就是李龙飞。”从此成传锐以学生的身份经常来恩师家请教。

      在挖掘传统武术的八十年代,有一次成传锐有病在家,中国武术院的领导来看望他,并告诉他这次挖掘出一位武术世家后代某某某。成传锐听后向这位领导大发脾气说,你们挖来挖去挖出某某某,李天骥老师就在你们身边,你们就挖不出来,六个某某某也顶不了一个李天骥!

      马贤达老师八十年代来北京开会期间来到李老师家。当他得知我是李老师的学生时说,“现在武术界有老一辈武术家如孙禄堂、尚云祥那个味道的也只有李老师了。其他我都见过,都没李老师这个劲。”

      张继修老师曾跟我们讲,不少人说自己是孙禄堂的徒弟,是尚云祥的徒弟,等他们一出手、一迈步,哪一个也比不上这个病老头(指李老师)。

      有铁甲坦克车之称的马礼堂老师,在光华里住在抗震棚里。恩师得知我也在光华里住,就让我去看望马礼堂老师。马老师高兴地和我谈起在南京和孙锡堃推手,在武汉和赵振东推手,在北京和李剑秋推手的事。马礼堂老师的夫人牛女士笑说,“你当着李天骥的徒弟别乱吹,你让人家郝家俊打得你四脚朝天,你以为他不知道?”马老师哈哈大笑道,“对,打遍天下无敌手,打不了李家两个半。”这两个半是指的谁呢?一个是李玉琳先生,一个是郝家俊先生,这半个就是我的恩师李天骥。

      吴图南老师可谓太极泰斗,他曾几次跟我的恩师推手。一次在人民大会堂吴图南老师当着国家体委的领导说,“凌空劲已成绝响,凌空劲看来无人继承了。”恩师马上站起来说,“来来来,咱们俩推了多次手,你怎么没把凌空劲拿出来?今天当着体委领导的面把你的凌空劲拿出来,让领导看看什么是凌空劲。”吴图南老师却说什么也不跟我的恩师推手。

      张玉老师号称上海无敌手。1958年在轻工业部和我的恩师推手,张老师体重比我的恩师重得多,个头也比我的恩师高一头。杨式推手擅长用挤,推手时张老师压着我的恩师的手,突然一个挤,我的恩师一个蛇腰顺势一捋把张老师捋了出去。吴图南老师说,“你再加一掌,张玉就倒了。”事后张玉老师说,我算给上海丢人了,输给了李天骥。

      顾留馨老师在去越南教胡志明主席练太极拳前曾来北京请我的恩师给他改拳。期间两人推了推手,两次顾老师均不敌我的恩师。从越南回来后又和我的恩师推了推,这次输得更惨。顾老师1989年在《武林》发表文章说,陈式太极拳学于陈发科,简化太极拳学于李天骥。

      2001年8月我去山西省平遥参加全国形意拳大赛,遇上成都体院教授习云太老师。我对习老师说,我的老师李天骥刚刚去世几年,现在社会上不少人都在说李天骥如何如何,我很生气。习云太老师说,“李天骥那是真有功夫,我们见过。说李天骥没功夫的人,那是没见过李天骥本人。”

      以上我简要地介绍了我的恩师李天骥。我的目的是怀念恩师,写这一篇不成文字的文章纪念恩师,也让许许多多不了解恩师的人去了解他,今后别再道听途说。我的功夫跟恩师比还相差甚远,我是没赶上老师的功夫。

 

  评论这张
 
阅读(7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