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花山太极拳

至虚极 守静笃

 
 
 

日志

 
 
关于我

太极拳爱好者,习练传统杨式太极拳二十余年,师从北京崔毅士的入室弟子曹彦章先生和方宁先生,受黄永德师伯指教多年。

网易考拉推荐

杨澄甫一段尘封的秘密(转引)   

2008-08-06 00:18:55|  分类: 太极传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澄甫一段尘封的秘密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太极网    

   

“1929年的杭州西湖博览会与中华武术有着密切的联系!”上世纪80年代曾经担任过杭州市武术协会副秘书长、今年已88岁高龄的武林老前辈陈天申把自己的思绪拉到了70多年前。

    武术名家云集杭城

 70多年前的西博会期间曾举办一次规模空前的全国性武术擂台赛。当时,国内的武术名家云集杭城,杨式太极拳一代宗师杨澄甫等26人担任了擂台赛的评判委员;南拳名师萧聘三等37人担任了检察委员。比赛期间,武术名家都曾登台演示自己的招数,各门各派的高招绝技展示了中华武术的博大精深。

 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擂台赛。为了争夺武林擂主,当时曾有武术名家辞去评判委员的职务,而投入到打擂者的行列。

 这届擂台赛规定:除挖眼、扼喉、抓裆等伤及性命的动作不准用外,其他各种手段都可使用;参赛者不用任何防护器具(连拳套都不戴)。所以搏击相当激烈。

 陈天申先生说:“为期7天的擂台赛上,有109位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上台搏击,搏击的场面可谓惊心动魄。当时在台下观看擂台赛的外国人很多,其中有不少是外国拳手,而擂台赛规定任何人都可以参赛(包括外国人),但比赛期间没有一名外国人提出要加入到打擂台的行列。擂台赛让人们看到:博大精深的中华武术还具有如此强的技击性。”

 这届西博会结束后,展会租借的房屋都归还了,只有西博会唯一新建的展览馆——工业馆(口字厅)有了新的用途。不久,它的大门上亮出了“浙江省国术馆”的招牌。苏景由、杨澄甫、刘百川、萧聘三等武术名师,以及在擂台赛上崭露头角的多名武林高手聚会西子湖畔,担任起浙江省国术馆的教师。

 1930年,浙江省国术馆招师范班学生,当年只有15岁的陈天申通过各项考试,进入国术馆成为首届学生。

   

  国术馆内的遗憾事

 “浙江省国术馆举办师范班,是要培养武术教师,所以我们这些学生们主要是学习各门各派的武术。”陈天申先生静坐片刻后,开始吐露国术馆内的秘密:1931年的一天早上,大约已过了8时,当时正是南拳名师萧聘三在国术馆内教我们打黑虎拳。打黑虎拳是要发声、蹬脚的。功力深厚的名师每蹬一脚,水泥地上就会留下一个脚印。我们30余位学生纷纷提议萧老师露一手。后来,萧老师终于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他叫我们去搬来一些砖块,零散地铺在国术馆的水泥地上,并将一块很厚的青石板放在砖块上。

 接着,萧老师便在青石板上打起了黑虎拳。只见他大喊几声,脚下一用力,下面的青石板和砖块都成了碎片……

 我们30余名学生一起鼓掌大声叫好,声音惊动了还在睡觉的太极拳名师杨澄甫。杨当时是国术馆的教务长,有较晚起床的习惯。他披衣出门大声责问:“什么事,这么吵?”萧聘三便回答说:“是我在教学生练习黑虎拳。”杨说:“这种东西有什么用!”这句话惹恼了萧聘三,他当即提出要与杨比武。杨说:“好,你就在我的肚皮上打三拳吧”

 萧聘三运足劲一拳打在杨的肚皮上。我们看到杨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状态。萧打第二拳后,我们仿佛察觉到杨的嘴里有血腥味。萧打出第三拳后,杨右手紧捂肚皮,左手一掌飞出,击在萧的心窝处。萧聘三顿时倒在了2米开外处,口吐鲜血。

 杨萧之争也惊动了国术馆内的各位教师,他们将杨澄甫、萧聘三扶回各自的房间。此后,这两位名师都由于伤情严重,不再教我们武术。不久,杨澄甫便离开了国术馆,由刘百川先生继任教务长一职。

 我在国术馆共学习了两年时间,毕业后曾留在国术馆担任助教。1933年,我去南京国术体育专修学校继续自己的学业。不久就传来萧聘三老师逝世的消息。而杨澄甫先生也在1936年病逝。两位武艺高超的名师,就是为了这样一桩小事,而遭受重创,并都过早地去世了。

    馆长叮嘱不对外讲

 杨萧之争发生后,考虑到国术馆的名声和教师的声誉,时任浙江省国术馆副馆长的苏景由曾要求在场的学生不要对外讲这件事。目睹此事的38名学生也相互约定决不对外披露此事。就这样,一桩70年前的历史憾事一直尘封正在今天西子湖畔的北山路42号内。

 陈天申说:“70多年过去了,当年国术馆的教师如今都已告别人世。在当时的38名学生中,我是最小的一个。那时大家都叫我‘小鬼’。今天,我这个‘小鬼’也已经88岁了。本来这件事完全可以永久封存在国术馆内,但是,70多年来,这件憾事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它给我们的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近年来随着年事的增高,当年两位教师教我们打拳的身影常常会浮现在我的眼前。这时我就会想到:是不是应该让更多的人从这件事中吸取血的教训呢?长期以来,我国武术界一直存在着门户之见、派别之争的恶习。当年浙江省国术馆汇集了各门各派的武术名师,的确使我们这些学生受益匪浅,但是名师相轻、相争的事也时有发生。杨萧之争后果最为严重,导火线就是因为杨澄甫说了萧聘三的拳术没什么用。导致双方都亮出了自己的狠招绝招。两位先生的过早谢世是中华武术的重大损失。”

  近几年,一直在从事收集整理我国民间武术资料工作的陈天申深有感触地说:“其实武术的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长处,都是我们中华武术的瑰宝。中华武术要发扬光大只能走相互学习、相互借鉴的路。门户之见、派别之争只能危害中华武术。我们应该吸取以往的教训,这也是我最终同意披露这桩憾事的唯一目的。”

   

  历史资料埋在天井

 从1930年招第一批学生,一直到1937年日本侵略者占领杭州前夕,浙江省国术馆一直致力于培养各类武术人才,曾先后举办几届师范班、专修班,还在国术馆旁开办过一个武术小学。

 日寇侵占杭州前夕,国术馆的教职员将馆内所有要保存的资料都装箱深埋在国术馆内的小天井内。随后,教师和学生都撤离杭城。

 抗日战争胜利后,苏景由、奚诚甫等武术名师先后回到杭州,曾筹划恢复浙江省国术馆事宜,但一直没有成功。1946年陈天申从湖南去上海,曾在杭州作短暂停留。其间曾去北山路国术馆原址探望,发现大门紧闭,里面无人。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侯锡藩老师(侯当年曾在国术馆担任语文教师)。侯老师向陈天申述说了恢复国术馆的种种困难,并提到当年埋在国术馆天井内的那些历史资料一直没有找到。

 此后这些历史资料一直下落不明,是否至今仍深埋在北山路42号的天井内?也是一个未知数。

 陈天申说,在改革开放的年代,中华武术有了长足发展,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今天,中华武术已经走向世界,走近奥运。但是,我们还应该看到任重道远,要做的事还很多。中华武术的发扬光大,需要我们在以下几个方面做出显著的成绩:

 一要培养造就像当年孙禄堂、刘百川、杨澄甫、萧聘三等身怀绝技的武术名师;二要在武术界彻底清除“门户之见,派别之争”的恶习,营造相互尊重,相互学习的良好学风;三要研究术教育的历史,包括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国术教育,吸取经验教训,让中华武术瑰宝代代相传。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浙江是富有武术传统的地方,特别是在近现代,浙江在中华武术历史上,留下过浓重一笔。今天,中华武术已经走出国门,成为世界喜爱的民族瑰宝,也对外交流好载体,在这一方面,浙江武术,有可能成为进一步发掘的又一个文化富矿。

  背景报道 1929年西博会工业馆原址成为文物

    近日,杭州北山路42号大门前竖起了一块市级文保单位的碑石,它表明这座1929年的西博会工业馆原址已进入了文物的行列。

 去年4月,浙江日报报曾披露1929年西博会惟一新建的展馆——工业馆(口字厅)还在人间,它就是今天的北山路42号(包括41号)。这条新闻引起了不少读者的关注和兴趣,同时引起了专家的重视。浙江大学教师褚良才博士经考证后提出:西博会工业馆是我国最早的展览馆。对此,新华社记者以“杭州发现我国最早的展览馆”为题,向全国发了通稿。今年5月24日,杭州市政府正式下文批准,将这座展览馆列为市级文保单位。

 笔者从杭州市园林文物局获悉,这次杭州市确定的市级文保单位只有西博会工业馆一个。着眼于这座展览馆的历史意义,杭州市还将为其申报省级文保单位。  

 

 

  评论这张
 
阅读(118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